教室內奔跑撞傷同學引賠償爭議 說法:學校未盡到管理職責應承擔次要賠償責任

更新時間 2018年10月09日

在教室內奔跑不慎撞傷同學,導致對方牙齒受損,雙方就賠償費用一事無法達成一致,于是原告父親將對方與學校一并告上法庭。學校作為監管方,是否應承擔責任呢?

案例:高中生教室玩耍撞傷同學

王月(化名)與鄭澤(化名)系同班同學,就讀于某中學高一年級。某日在課間休息時,鄭澤在教室內奔跑不慎將王月撞倒,導致其唇部受傷、牙齒受損。學校得知后,及時將王月送入醫院治療,但醫生告知已過最佳治療時間,唇部可能會留疤。事后,鄭澤的父親支付王月醫藥費3800元,但王月的父親提出賠償費用2萬余元。雙方就賠償事宜不能達成一致,于是王月父親將鄭澤和學校一并告上法庭。此外,學校辯稱鄭澤在教室奔跑的行為是導致原告受傷的直接侵權行為,該侵權行為學校沒有過錯,因此也應不承擔過錯責任。

說法:被告監護人承擔主要賠償責任

南昌師范學院肖良平教授認為,這是一起因學生與學校的混合過錯導致的學生人身傷害事故。首先,鄭澤是這起事故的直接侵權人,鄭澤的監護人應承擔主要賠償責任。從案情介紹來看,王月是在教室內被鄭澤奔跑時撞倒受傷,因此,鄭澤是事故的直接侵權人。鑒于鄭澤系未成年人,根據《侵權責任法》第三十二條規定:“無民事行為能力人、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。”因此,鄭澤因自身行為導致王月受傷,由其監護人承擔賠償責任。同時該法第十六條規定:“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,應當賠償醫療費、護理費、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,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。造成殘疾的,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。”因此,王月的父親有權依據上述規定確定賠償數額,要求鄭澤的監護人予以賠償,并承擔主要賠償責任。其次,學校承擔次要賠償責任。王月與鄭澤均系高中生,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。《侵權責任法》第三十九條規定:“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、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,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未盡到教育、管理職責的,應當承擔責任。”在課間休息時鄭澤在教室里奔跑,學校方對此行為無人管理、無人制止,沒有盡到管理職責。《江西省學校學生人身傷害事故預防與處理條例》(以下簡稱為《條例》)第十四條規定:“學校應當建立健全下列安全管理制度:……(四)建立門衛管理、校園巡查等內部安全保衛制度,安排專人擔任門衛和其他保衛工作,加強進入學校區域來訪人員和車輛的登記和管理,負責校園內安全值勤,防范和制止校園欺凌、校園暴力等違法行為……”第四十四條規定:“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學生人身傷害事故,學校應當依法承擔相應責任:……(十一)學校未履行本條例規定的其他職責以及法律、法規規定學校應當承擔責任的其他情形。”綜上,因學校未盡到管理職責,所以應當對王月的受傷承擔次要責任。

李書賢 記者羅娜



 
 稿源: 文章作者: 點擊數:
返回首頁】【關閉







本網站由江西省教育廳主辦,江西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制作維護
地址:南昌市紅角洲贛江南大道2888號江西教育發展大廈
嚴禁復制、鏡像。備案序號:贛ICP備05005890號
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